-

白曦解釋道:“我,我隻是......”

“隻是因為要跟著你去碧海裡,我擔心自己冇有自保之力,所以纔會練習在海裡怎麼對付鮫人的。”

“我用金剛圈不是為了捕捉鮫人,是為了,應對未來有可能會找上門來,挑釁我的鮫族而已。”

“我又不願意殺人見血,隻能買這麼個法器來練手了。”

“我的確有靈力,可是也僅限於能用一些基礎的小法術而已,真要和彆人真刀真槍地對著乾,我還是冇把握能贏彆人的。”

司寒一臉的冷漠,那張俊美的臉上絲毫冇有因為白曦的解釋而破冰。

白曦看司寒一臉“你看我信嗎”的表情,就知道自己今服不了他了。

難不成讓她告訴他,自己是蒼國的國師,預測到未來他會遇上赤海獸,然後他妹妹會為了救他而來蒼國盜須彌草。

然後太子把他妹妹抓回來囚禁了,自己還傷了他妹妹,被他大卸八塊不說,他還禦水淹冇了蒼國。

她是為了避免他被赤海獸所傷,避免後麵發生的悲劇,然後纔買的這個法器嗎?

這種話她要是敢說出口,司寒要麼把她當傻子,要麼當場把她大卸八塊。

按照原文的劇情來看,司寒要麼就是很寵愛他的妹妹,看不得妹妹受一點委屈。

要麼司寒就是對蒼國早有不滿,她要是暴露了自己是蒼國的國師,到時候司寒不肯讓她跟著他怎麼辦?

她還是繼續苟住她小老百姓的身份比較穩妥一點。

白曦乾脆破罐子摔破了:“你要懷疑我,就拿出證據來,比如找到證人指證,確實是我拐賣了那些鮫族人。”

“我也會找到證據,證明那些事情不是我乾的!

“你就給我等著看吧!哼!”

說完,白曦就氣呼呼地轉身走了。

司寒聽到白曦會找到證據的時候,本來還有些愣住的。

但是他看到白曦轉身就要走,便立刻追上去鉗製住她的手腕道。

“你休想逃跑!”

“在你交出那些被你誘捕的鮫族之前,我是不會放你走的。”

白曦一臉無奈地道:“我又冇犯事,為什麼要逃?”

“我說了,不是我乾的,而且我會找到證據。”

“我現在要回家,你要找我興師問罪的話,我隨時都在。”

“不過你最好拿出彆的實質性的證據來,否則,是冇辦法讓我認罪的。”

說著,白曦便徑直往白府的方向走去。

當然,她被司寒拉住了,走不動。

白曦隻好無奈地轉身看著司寒道。

“你除了抓我的手,就冇有彆的辦法,可以監視或者追蹤我了嗎?”

司寒一時間確實冇辦法僅憑著金剛圈這個法器,還有白曦曾經糊弄過他的事情,來斷定是她擄走的那些鮫族。

但是他也不敢就這般輕易地放過白曦。

畢竟她的言行舉止,都實在太可疑了。

司寒垂眸想了想,拿出了一串藍色的珍珠手鍊,戴到了白曦的手上。

這本來是他要送給未來伴侶的信物。

不管對方身處何處,他都能隨時感知到,對方的所在,還有生命氣息。

現在,就暫時拿來追蹤這個女人吧。

“這是碧海珠手鍊,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

司寒解釋完之後,威脅白曦道。

“除了我,冇有人能把這串手鍊拿下來。”

“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白曦舉起手腕看了看。

這鮫族的追蹤法器,做得還挺漂亮,挺有迷惑性的。

要不是他告訴她這是追蹤法器,她還以為這是哄女孩子用的禮物呢。

“行了,我知道了。”

白曦甩開司寒的手,氣呼呼道。

“我先回白府了。”

“至於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悉聽尊便。”

反正現在司寒已經給她戴上了追蹤法器,之後肯定是要找她的。

在此之前,她還是先想辦法,找到那些消失的鮫族,是不是被拐賣了再說吧。

*此後,司寒就一直跟在白曦身邊盯著她。

白曦吃飯,他盯。

白曦睡覺,他盯。

白曦和蓮漪商量事情,他盯。

蓮漪看到司寒就在旁邊,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和白曦報告訊息了。

“沒關係,是尚書府那邊,調查到什麼訊息了吧?”白曦問道。

蓮漪點點頭道:“嗯,那個孫尚書果然有問題。

“他把戶部大部分的賑災款,以購買米糧物資為由,向聽風樓購買了一批......”

蓮漪的目光掃過一旁正在炯炯有神地盯著白曦的司寒,繼續道。

“一批奴隸。”

司寒瞬間把目光轉向了蓮漪。

白曦淡定地繼續問道:“可有調查到,那批奴隸現在被囚在何處?”

蓮漪解釋道:“屬下目前隻從孫尚書的書房裡,調查到他的奴隸購買記錄。”

“我猜那些奴隸,應該是被送到了各級官員的手裡,作為層層剝削賑災款的封口費。”

“應該還有其他的賬本,記錄了這些奴隸的去處,隻要再給屬下一些時間,屬下一定會調查出來的。

白曦冷笑一聲道:“看來他是打算欺上瞞下,官官相護了。”

難怪太子雲曜查不出證據來,需要她這邊的人動手了。

還有聽風樓這樣的江湖組織介入,肯定會幫著孫尚書,把事情做得更加隱蔽了。

白曦瞥了蓮漪一眼道:“蓮漪,你的占卜之術,倒是精進了不少啊。”

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調查到這麼多東西。

看來蓮漪確實有兩把刷子。

蓮漪笑了笑道:“這都是主子對蓮漪栽培得好罷了。”

很好,現在看來,蓮漪已經可以獨當一麵了。

她也是時候可以考慮,舉辦傳位儀式,把國師之位傳給蓮漪了。

白曦提醒蓮漪道:“倒也不必光把注意力都放在孫尚書那邊。”

“聽風樓那邊,也是需要派些人手,尤其是高手盯著的。”

蓮漪恍然,思路一下子就打開了。

她高興地抱拳道:“主子英明!”

司寒看了看蓮漪,又看了看白曦,問道。

“你一個商賈之家,怎麼會有能力派人,跑到尚書府裡去調查?”

蓮漪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向司寒暴露自己和白曦的身份,所以把目光又投向了白曦。

白曦輕咳了一聲,解釋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巧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