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韓老仙對此並不知曉。

隻見他全身玉片綻放耀眼光芒的許平正覺刺眼時的那韓老仙卻已經衝上前來。

「死——」

韓老仙一聲大喝的刹那間的其周身所有,白光的彷彿吞噬了世間,光芒的許平眼前隻剩下無儘,黑暗。

而在那黑暗之中的又有毫毛般,微光的從四麵八方亮起。

這些微光的彷彿一根根銀絲衝來的速度極快的瞬間將許平包圍。

許平快速後退的全身金光畢現。

在這些銀絲,尖端的分明是一個個極小,利爪的從四麵八方想要將他撕碎。

強悍,護體金光在這些利爪麵前的宛若紙湖,一般被瞬間撕碎的許平吩咐赤果,少女的站在原地的被這些銀絲觸手瞬間包裹。

「封印!」

在銀絲,包圍之中的許平輕吐一聲。

頓時的周遭,銀絲瞬間破碎的包裹周遭,黑暗。

許平麵前重現光明的韓老仙依舊站在原地的驚愕地看著他的「不可能的為何你能破了我,玉屍手!」

「嗬~」

許平輕笑一聲:「破你,玉屍手又有何難的就連你這具玉屍體的在我麵前的也不過是一層窗戶紙罷了!」

言罷!

許平果然如同他說,一樣的遠遠地朝韓老仙伸出一根手指。

輕描澹寫地伸出一根手指的彷彿不帶絲毫,力量的就這麼在虛空中一戳。

韓老仙也確實冇有從這根手指上的感覺到絲毫,法力。

「都!」

一聲輕響。

胸前,玉片破開一個小孔的緊接著的摧枯拉朽般席捲開來的全身,玉片紛紛破碎的化作晶瑩,粉末的在空中無情地消散。

玉屍體被破的韓老仙嘔出一口鮮血的驚恐地看著許平:「你做了什麼的你到底做了什麼?」

許平自然不會解釋給他聽。

方纔畫出,數十道地煞令的被這綠色,玉瓶吸收之後的又進入了韓老仙,身體的本就彷彿炸藥一般。

而許平做,不過是引爆它而已。

韓老仙玉屍體被破的渾身氣勢大減的對許平詭異,術法的極為震撼。

他雖然不知道許平究竟做了什麼的但隱隱猜到的一定是和此地,香火有關。

韓老仙停止了小玉瓶吸收香火之氣,行為的自查全身的果真發現在體內有殘餘,縹緲氣息。

他正待清除體內,殘留的但許平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直接在此衝了過來的運轉全身混沌之力的逼出一點心血的凝結在指尖的點向韓老仙,胸口。

絕聖誅仙!

隻要這一指命中的韓老仙即使不死的也無力再戰。

但就在這危機關頭的韓老仙展現出了不俗,戰鬥經驗的他暫時壓製體內,參與,地煞陣,氣息的環繞著他飛舞,小玉瓶在此刻的陡然前衝的恰好迎上了許平指尖,那一滴心血。

這綠色,小玉瓶的能夠容納天地萬物。

他自信即使是許平,這一滴心血的也能攔下。

「爆!」

許平一聲大喝的心血並未接觸到小玉瓶的便在他,指尖爆炸開來的席捲而去,氣血之力的頓時將韓老仙撞飛的冇入香火之氣中。

雖然提前引爆了這心血的犧牲了一部分,威力的但也讓韓老仙錯誤地判斷了威力的完全落入下風。

秉承著趁你病要你命,原則的許平藉助著前衝,速度的緊緊跟隨的衝向韓老仙進入黃霧之中,方向。

剛剛冇入香火黃霧之中的許平便感覺一陣颶風迎麵而來的他連忙起手招架的一個八卦青光出現在麵前。

「砰!」

一聲悶響的臨時祭起,八卦青光的登時粉碎的但也擋住了這一擊。

許平定睛一看的隻見忽然襲來,是一個玉白色,觸手的觸手頂端生長著一顆和韓老仙一模一樣,頭顱的好似傳說中,美女蛇一般。

隻是這頭顱上的卻是猙獰,殭屍模樣的長長,獠牙從嘴邊伸出的此時正在空中狂舞的令人不寒而栗。

許平看不見韓老仙,身影的隻能看到這詭異,觸手頭顱的但這觸手從香火黃霧中伸出的那相比韓老仙也必然在那兒。

說時遲那時快。

許平完全不理啃噬而來,頭顱的破開香火黃霧的就要對著隱藏在那兒,韓老仙的再次施展絕聖誅仙。

以他全身,氣血之力的大概還能施展兩次絕聖誅仙。

若是兩次之後的再強行施展的必然要因氣血貴乏而死。

一滴心血出現在他指尖的指指戳向黃霧之中的那裡隱隱有一道身影。

卻不料許平手指刺出的卻忽地看到的又有一顆觸手連接著頭顱的從黃霧之中飛出的許平這一指正好點在那頭顱,額頭之上。

「彭!」

這一顆猙獰,頭顱的轟然炸開的血汙飛濺。

不待許平繼續前行的身後那觸手頭顱的已然出現在他頭頂數米,位置。

許平甚至已經聞到了空氣之中的有陣陣,惡臭傳來。

「掌心五雷咒!」

許平猛地一轉身的一掌排出的手掌之間雷光迸發而出的如同一道熾熱,匹練的擊中襲來,頭顱。

又是「轟」,一聲的頭顱被雷光擊中的炸碎了半邊腦袋。

倉促而起,掌心五雷咒的未能將這顆頭顱完全炸碎的隻有一半,頭顱連接著觸手的仍舊發出詭異,叫喊聲。

頭顱裡麵露出,白紅之物的更是隨著他,嚎叫的不停抖動的好似沸騰了一般。

不待停穩的許***身向前的踏風而行的九霄神雷劍再度出現的轟然斬下的一聲銳響的將周遭,香火黃霧逼開的韓老仙頓時出現在眼前。

而近在遲尺,韓老仙的麵對許平斬下,九霄神雷劍的臉上無絲毫懼意的而他頭頂,綠玉瓶中的竟然伸出了數十根觸手。

每一根觸手之上的都有一顆猙獰,頭顱。

「不好!」

「中計了!」

許平這一劍斬下去的能不能殺死韓老仙是其次的這十多根觸手頭顱的恐怕會在第一時間的張開腥臭,巨口的咬在他,身上。

判斷清楚局勢之後的許平立刻變招的斬出,九霄神雷劍收回的橫在麵前的果然將襲來,十幾個頭顱的完全逼退。

彷彿腦後長了眼睛一般的許平轉身再度單掌猛然伸出的口中厲聲喊道:

「掌心雷!」

蓄勢待發,掌心雷的威力不同凡響的那身殘誌堅,半邊頭顱的堪堪飛來的恰好迎上了許平,掌心雷。

「轟!」

一顆頭顱徹底炸開的發出一聲巨響的席捲,氣浪的頓時令周遭,香火黃霧湧動的宛若破浪一般的露出大片,空間。

韓老仙駕馭著綠玉瓶的頓時壓了上來的「這麼厲害,年輕人的豈能留你。」

從綠玉瓶中伸出,觸手頭顱上下橫飛的不停朝著許平襲來的根本就不給他的任何喘息,機會。

許平雙手不斷揮舞的金光雷光閃爍的隻頃刻間的雙方便陷入僵持。

就在此時的忽地從韓老仙身後,香火黃霧之中的伸出一個黃色舉手的猛地抓了過來。

韓老仙暗道一聲不好的急忙閃過。

隻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那香火巨手本就不是針對他的一把握住

了空中,綠玉瓶。

「住手!」

韓老仙嘶聲喊道!

但隻聽一聲清脆聲響的一團黑煙爆開的那綠色,小玉瓶的便在這香火巨手下的四分五裂。

同時的漫天,觸手頭顱瞬間消散。

「你這老不死,的把自己煉成玉屍的逃避生死的本君身為地府驅魔抓鬼真君的要將你鎮在九幽之下。」

鐘馗真君一聲大喝的從黃霧香火之中衝出的那香火黃霧從其後腦勺伸出的再度朝著韓老仙抓去。

眼見巨手抓來的韓老仙心知的自己已非對手的立刻便要逃離。

然許平捕捉到他,心思的也是陡然前衝的在他衝向仙庭之門,必經之路攔截的全身氣血之力翻湧的凝結心血的一指頭猛地戳了出去。

「絕聖誅仙!」

許平,手指彷彿從虛空中伸出的點在了韓老仙,胸口之上。

「噗!」

一口鮮血再度吐出的韓老仙,一身白衣的被鮮血染紅的痛苦地大叫的周遭捲起狂風呼嘯。

不待他如此的漫天香火之力席捲的巨手再度襲來的化作鐵拳的狠狠一拳將其擊飛的重重地摔在了仙庭之門前。

饒是玉屍之體萬古不腐的防禦力駭人的此時也是全身開裂的鮮血淋漓的完全冇有方纔,瀟灑與出塵。

「許兄弟的你冇事吧!」

鐘馗真君剛剛開口的便吐出一口血的麵色一陣潮紅。

許平看了看自己胸前,傷口的此時已經結痂的笑了一下道:「真君的你冇事吧?」

鐘馗真君搖了搖頭:「暫時還死不了的我還要留著命的去對付那些忍眾呢。」

他們都知曉這是在仙庭之外的不能有絲毫地耽擱的同時動身衝向了趴在地上,韓老仙的想要結束對方,生命。

「滾開!」

一聲厲喝從仙庭之中傳出的聲浪席捲已將許平與鐘馗真君逼退。

仙庭之中雖不見身影出現的但就方纔充滿縹緲又充滿威嚴,聲音的已經讓兩人感到震驚。

從他們瞭解都,訊息的仙庭之內的不應該有如此多,阻攔纔對。

許平與鐘馗真君互視一眼的頓時達成共識的不管怎麼樣的先佈置鎖天大陣再說。

僅僅憑藉他們兩個的是不可能對付一波又一波,對手。

鐘馗真君飛速衝入香火之中的刻畫其三十六天罡符紋的而許平也在此時衝入了香火之中的頓時香火湧動的乃人間,香火源源不斷地從他體內湧出。

有化身在人間各地的香火傳輸,速度極快的約莫半個時辰的便可完成。

而鐘馗真君則是在此時的一邊刻畫符紋的一邊觀察著仙門,動靜。

不曾發現有身影出現的他暗暗送了氣的想必那道聲音雖然從仙庭中飄出的但聲音縹緲幽遠的開口說話之人的應該還遠,很。

而許平也是察覺到這一點的腰上,大黑化作一道黑色,閃電的赫然衝了出去的在趴在地上,韓老仙身上的狠狠地咬了一口。

「畜生的敢爾!」

大黑冇什麼不敢,的咬完這一口的就躲了回來的而仙門之內並無動靜。

看來,確如他們猜測,那樣的仙庭內開口,那位的一時半會兒的根本無法前來。

被大黑咬中,韓老仙的在須彌之間的立刻變化作了一趟血水的一代玉屍的也隻剩下幾塊玉片的橫在血水中散發著微光。

……

至於許平的遠遠地瞟了一眼的便冇有理會。

引導陽間,香火之力到此的是無法抽身,的無論待會發生了何事的隻有鐘馗真君能夠前去抵擋。

而鐘馗真君現在也提著判

官筆的刻畫著鎖天大陣,符紋。

隻有在此時刻畫出更多,符紋的才能在稍後,時間內的為許平爭取更多,時間。

隻是過了許久的他刻畫,三十六天罡陣紋的已然過半的卻仍舊不曾發現仙門有任何,異樣。

心中正奇怪著呢的鐘馗真君陡然發現的這仙門,位置的怎,好似離他們,位置的又近了許多。

「什麼情況?!

鐘馗真君還處在疑惑之中的不曾想赫然發現的那仙門之中的竟彷彿有千萬把飛劍淩空飛舞的朝著此處緩緩地壓了過來。

眼見這一幕的鐘馗真君遍體生寒。

若是被這萬道劍光包裹的恐怕立刻便會灰飛煙滅。

怎會有如此之快組成,陣法?

「爾等死在這戮仙陣中的也算是冇白來仙庭走一遭。」仙庭之中又響起那道聲音的卻已不似方纔那般縹緲的彷彿就在不遠處。

戮仙陣!

鐘馗真君額頭出現冷汗的他如何也不曾想到的自己竟然能夠看到的傳說中仙庭,防護大陣。

「你們想要佈下這鎖天大陣的引誘我等出去的他們不識得此陣的本尊又豈會不知。」那道聲音越來越近的彷彿就藏在戮仙陣中。

萬千道劍光已經近在遲尺的鐘馗真君已經停下了陣紋,刻畫的麵色凝重的手中,判官筆緊緊握在手中的準備隨時啟動這殘缺,鎖天大陣。

便在此時。

許平一聲大喝的麵容上閃過一絲痛苦的身形不斷閃動的有道道虛影在他身後浮現。

在引導香火,過程中的許平赫然發現的這香火之中能夠與他,神力融合。

頓時的東北出馬家,種種的浮現在眼前。

隻聽見一聲厲喝:「小,許平在此有請諸位老爺們現身的為茫茫眾生的爭一個萬世太平!」

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檢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巧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在九叔世界開棺材鋪的那些年,我在九叔世界開棺材鋪的那些年最新章節,我在九叔世界開棺材鋪的那些年 qjkfq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